银河国际

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 > 怀柔文艺
下乡交通工具升级记
2019/4/25 9:24:56  来源:区疾控中心 孙继东

   时间过得真快,不知不觉中,改革开放已经40年了。40年来,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我所在的单位同样没有落在时代后面。亲身经历的几次下乡的小故事,至今记忆犹新。

1983年12月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现单位(当时叫卫生防疫站)防疫科,正式入职成为一名防病工作者。打预防针,自己进行针具清洗消毒,到病人家中进行肝炎、痢疾、伤寒、流脑、麻疹病例访视,去监测点采集粪便样品,开展疫苗接种覆盖率调查等等。下乡的时候很多,而单位车辆少。只有三辆机动车,一辆救护车,一辆后开门的“212”,一辆不带棚的“后三轮”,用车很紧张。我下乡时要么骑自行车,要么坐公交车。那时的公交也还很不发达,车次少、车况差,路况也不是很好,还时常晚点儿。

上班不久,科长张志祥带我下乡到辛营访视病例。我们是骑车去的。因为是冬天,围巾、棉大衣、棉手套全副武装。一路上坡多、下坡少,很是吃力。刚开始还觉得冷,然后渐渐发热,再后来手心出汗。戴着手套吧,热,不戴手套吧,又冷,来回倒腾。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骑这么远的路,科长怕我吃不消,正好也路过科长家(马道峪),食宿就都由科长解决了。第二天继续骑行,才到达目的地,累得够呛!

有一天,科里王敬春大夫带我进山访视病例。先坐公交到崎峰茶,当天住在卫生院。第二天步行去村里访视。都说“望山跑死马”,山里的路转来转去就是到不了目的地。半路遇到两个骑自行车的少年,王大夫跟他俩商量能不能载我们一段儿,两个少年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坐在后座上,少年把车骑得飞快。那可是碎石子铺的山路呀,边上就是深沟,提心吊胆地到了目的地,吓出一身冷汗。心想:以后再也不敢坐了!

有一次,科长安排我和袁桂凤大夫一起进山访视病例,还是坐公交车去。第一天到了汤河口,访视完毕还要继续去喇叭沟门。但当天已经没有车次了,遂住在卫生院,待第二天再走。因为车次少,时间又不准确,不敢在室内等,只能在路边等。来一辆,不是,再来一辆,还不是,时间就快到中午了。当时结核科在汤河口设有工作站,刘富臣大夫已经开始准备午饭了——煮速冻饺子。他看我们总也等不着车,说吃完饺子再走吧。我俩进去,饺子没熟呢车来了。坐车要紧,赶忙挤上去,饿着肚子走了。以后一说起这事儿就想乐!

过了两年,单位添了一辆“三菱”货车,是那种除了司机和副驾驶位带棚后面敞着的货车,多数情况用来领、送疫苗,有时也载人下乡。一次下乡进行年终工作检查,我被分配坐“三菱”去。大冬天的,穿着自己的棉大衣,外面再罩一个单位发的大号棉大衣,棉球一样滚在车厢里。伸着腿吧,冷,团着腿吧,一会儿就麻了。到了卫生院,腿麻得一时半会儿走不了。等能走了,顾不得灰头土脸,先找热水喝。一杯热水下肚,才能稍稍暖和点儿。

后来,单位陆续增添了切诺基、桑塔纳、红旗,还有可乘坐多人的丰田面包车。那个丰田面包车只有供暖功能,窗口也小,冬天乘坐很舒服,但夏天就差点儿事儿了。记得1995年在怀柔召开“世妇会”非政府组织论坛时,我已经在环卫科工作了。每天穿梭于各大宾馆饭店检查相关工作。当时正是夏天,车上没有冷风,热!宾馆空调温度又低,冷!就这样冷热来回交替,幸亏身体底子好,挺过来了。

再后来,单位又增添了现代、帕萨特、别克公务仓、途胜越野、本田越野等等,车况好,有冷暖风了。再没了以前下乡用车不够、骑车辛苦、冷热交替、坐公交没谱的烦恼。这一切都是因为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,是改革开放让国家富起来,让集体富起来,同时也让人民富起来!如今的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许多科技成果已居世界首位。我们还有了造福国人而为外国人羡慕的新四大发明——、扫码支付、和。我为生在中国而感到自豪,也为长在中国而骄傲,正是:此生无悔入华夏,来生愿在种花家!

友情链接
银河国际-版权所有
地址:北京市怀柔区南大街20号 联系方式电话:69623370 京ICP备1605486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