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河国际

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 > 怀柔文艺
改革圆我摄影梦
2019/4/25 9:00:40  来源:于海三

   人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和梦想。

   我的最大梦想,就是买相机学摄影。可是,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窘迫的家境只能让我望机兴叹。改革开放后,生活水平逐步提升,家里有了点富裕钱。妻子十分理解我的心思,用准备买缝纫机的198元钱,托朋友给我买下了一架傻瓜相机。从此,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架照相机。

此后,我曾用这架相机,拍摄过红螺寺登山大赛、元旦万人长跑等画面;也曾用这架相机记录过“铁人三项赛”、“汽车拉力赛”场景。尽管成相不尽人意,但这架相机却如同我的心肝宝贝。

   1991年6月,一场百年罕见的特大暴雨,使京郊怀柔县北部山区酿成了惨不忍睹的洪灾。为真实记录灾区情况,我随长哨营邮政所乡邮员李连革沿邮路采访。当我们来到长哨营乡古洞沟沟口的山湾时,一幅感人画面呈现在我的眼前:一棵大杨树横躺于被泥石流冲得满日疮痍的河床边,裸露的树干上,写着五个殷红大字:“毛主席万岁!!!”。四个小女孩,手里攥着几封信,相拥着靠在树干后面,眼巴巴地向沟外张望着,期盼着……

   李连革对我说:“这几个孩子是重灾村西石门的小学生,他们的村子,被泥石流连窝端了,该村的报纸和信件就由她们分送给暂住外村的灾民。树干上的字,是灾民们写的,我每天看到这几个字,心里热辣辣的。”尽管那时毛主席已逝世16年了,但在老百姓的心里,毛主席就是共产党的象征。大家相信,只要有共产党在,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,就没 有过不去的坎儿!

   1999年春节,《北京晚报》举办“合家欢”摄影大赛时,我又用这架傻瓜相机,在大年三十,拍摄了一组“贴春联”的照片。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投给了《北京晚报》,意想不到获得了三等奖。这更加坚定了我学好摄影的决心。

2001年7月13日,北京申奥成功,祈盼了八年的奥运梦,终于成了现实。于是,置办一台好相机,又成了我梦寐以求的梦想。知父莫如女,刚刚参加工作的女儿,用第一个月工资,给我买了一架售价2000元,功能现代的“奥林巴斯”全自动相机。

    2004年6月8日,我得知慕田峪长城将举办奥运会火炬传递活动,便踏着烈日炙烤的城墙,跟着记者们登上了长城。准备拍摄时,变焦镜头出了故障。我悔恨、懊恼,焦躁地在城墙下徘徊。这时,运动健儿杨晨举着奥运火炬从长城的西侧由远而近,眼看着中外记者抢占最佳位置频频拍照,我的心里百爪挠心。就在这时,转机意外出现了,当杨晨一个人从长城的拱门走下时,由于城墙拱门只能单人通过,于是,杨晨就将中外记者都甩在了身后。我眼睛一亮,抢占良机,面对着杨晨边退边照。由于一直是零距离拍摄,也就弥补了没有变焦镜头的不足。照完半卷后,我想换个角度拍照。刚一直腰,我身后的老外急得“嗷嗷”直叫。原来是我的后背挡住了他们的“长枪短炮”,于是我又赶紧毛腰下蹲。这次拍摄的杨晨和另外一位外籍运动员交接火炬的作品《对接》,被怀柔文化馆选送到市里,参加“留驻精彩瞬间”——奥运火炬传递摄影抓拍比赛活动,并获得了“奥运火炬传递摄影抓拍比赛”十佳作品奖。

    颁奖那天,会场四周挂满了上千幅参赛作品,电子大屏幕轮番滚动播放获得十佳作品的巨幅照片。面对殊荣,我感慨万千。

现在,我不仅置备了心爱的单反专业相机,而且我还成为区摄协理事和北京市摄协会员。我拍摄的许多人文、风光照片,经常被报刊选用,并多次参展、获奖。在2006年《京郊日报》举办的“聚焦新农村艺术摄影大赛”中,我获得了二等奖。 2010年,我拍摄的图片《袅袅炊烟》获“发现北京 之美”爱国主义教育活动一等奖。

    多年的摄影实践让我体会到:摄影是瞬间艺术,是永恒的纪实艺术。摄影爱好者的创作激情就来源于对祖国、对人民、对家乡的热爱和责任。

2008年夏,我随区摄协其他同志到喇叭沟门拍满族风情节活动,住在孙栅子村。当时全村为建新农村正在拆迁旧房,开槽翻建新宅。为了记录这创业的艰辛,我起大早,冒着雨一手打伞,一手拍照。几位热心的村民主动当向导,并帮我打伞,背相机包,还再三嘱托:等新农村建好后,一定要好好给他们拍“全家福”照片,为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史料。

    2001年1月3日,大雪突然降临,且怀柔雪量最大。为了记录环卫工人夜以继日扫雪铲冰的动人场面,我扛着三角架和相机,追着环卫工人拍摄。不一会儿,相机就死机不工作了。原来是气温太低,超出了相机承受极限,我便将相机放在怀里,用体温捂暖后再拍。如此反复多次。虽心疼相机,但我更爱那些可敬的身影。

    摄影是永恒的艺术,是任何艺术都不可能替代的艺术,但也是高消费的艺术。回望这些年,我在摄影器材方面的消费 之大,在过去是难以想象的。尤其是在使用胶片年代,就连我自己都惊异不已。每次的农民艺术节就要拍摄、冲印10多卷胶片,可我仍无悔的认为这昂贵的学费交的值。如果不是改革开放,提高了人民的收入和生活水平,我的摄影梦,根本不可能实现。

    在每年文联、文化馆和社区组织的各项活动后,我都将许多家里没有电脑的老年人、残疾人照片,洗成纸质照片,分送给他们。看到他们观赏照片儿的开心样子,我也兴奋不已,并感到十分欣慰。说实话,摄影很苦,但苦中有乐。凡事以苦为乐,也就乐在其中了。 

    光阴荏苒,日月如梭。转眼,改革开放40年过去了。现在的人民生活水平,已今昔非比,地覆天翻。我憧憬着,在我晚年生活中,还要用相机一如既往的记录身边的感人故事,用镜头描绘祖国的大好河山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友情链接
银河国际-版权所有
地址:北京市怀柔区南大街20号 联系方式电话:69623370 京ICP备16054863号